首頁 > 投資資訊

數字法幣將開啟數字信托大發展

發布時間: 2019/9/2 17:21:07 來源: 投資導航網 作者: admin 【

 中國經濟已步入數字經濟大發展的歷史時期,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將直接帶來數字金融的爆發性發展。其中,數字信托金融更將被優先啟動,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擔當數字金融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到引領高精尖數字金融產業發展。敬請閱讀。

  文/姚江濤(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周子衡(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長)

  數字法幣不參與貨幣創造,不產生利息,需要啟動數字信托,以實現其投資功能

  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開啟了二元貨幣體系銀行貨幣與數字法幣。兩者的名義貨幣稱謂保持一致,固定兌換比例為1:1,作為等價貨幣,分屬為各自兩套截然不同的賬戶體系:銀行賬戶體系與數字法幣賬戶體系。也就是,銀行貨幣或者數字法幣,事實上,只是分屬于不同賬戶體系相應賬戶內的數字而已。

  只有銀行貨幣具備貨幣創造的能力,它是在銀行賬戶體系內,通過存貸轉換,實現貨幣創造的;數字法幣不是銀行貨幣,它脫離銀行賬戶體系,而局限于自身的數字賬戶體系內,既非存款,也不派生貸款,即:不參與貨幣創造。嚴格來說,數字法幣賬戶體系內只發生記賬式支付,不發生記賬式借貸。因此,數字法幣賬戶體系并不具備貨幣創造的功能,甚至說,這一賬戶體系自始就與貨幣創造絕緣。這既是貨幣監管規范要求,也是數字技術限定標準。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說,數字法幣是M0的替代,而不是銀行賬戶貨幣意義上的現金。

  究其原因,數字法幣在性質上等同于從銀行取出的“現鈔”,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該現鈔只有一個主人。所以,誰也不會來為其付利息。有鑒于,采用購買兌換的方式發行數字法幣,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是等額替換了相應部分的銀行貨幣,貨幣總量不直接受影響。但是,數字法幣發行意味著銀行貨幣的減少,進而預示著銀行體系貨幣創造的能力將有所減低。原因在于,數字法幣替換了部分銀行現金,且并不參與貨幣創造。

  數字法幣對銀行貨幣的逐步替換,終結了每一單位貨幣都參與貨幣創造的歷史,有利于中央銀行革新其貨幣政策結構,利率水平將得到歷史性地穩定。但是,對于數字法幣持有者而言,也帶來了新的問題或困擾:支付效率越高,因閑置所致的效率損失就越高,誰來為數字法幣付息呢?仿照第三方支付T+0條件下的理財方案,或許是個解決方案。但是,坦言說,這是“走回頭路”,即將數字法幣換回銀行貨幣來解決“付息”問題。這就表明,數字法幣賬戶既要實現支付效率,也要具備投資功能,從而完善其資金效率結構。

  最佳解決之道,即,通過信托轉化,突破數字法幣賬戶單一支付功能的局限,拓展到投資方向。實現這一轉化,關鍵在于為數字法幣賬戶開啟數字信托功能。

  數字信托是數字法幣功能最佳的法律安排

  在民法意義上的財富轉移,主要是借貸、贈予、繼承,以及債的請求與清償等。換句話說,民法體系下,不存在“同一筆貨幣財富分別屬于不同的人,甚或分別屬于不確定的主體”,這與所有權的基本原則相沖突。進而,存款行為及其派生的銀行貨幣活動,是民法所無法解釋,更無法支持的。這就需要銀行法來給予法律上的支持。銀行法、證券法、公司法、票據法,乃至保險法、信托法都屬于商法的范疇。近代資本主義經濟的大發展,帶來了公司、證券、銀行、保險、票據、信托等一系列商業活動等大發展,這也根植于資本主義的法律革命,即商法對民法的革命。

  市場經濟需要銀行法來支持銀行貨幣活動,數字經濟同樣需要相應的法律安排來支持數字法幣活動。在新的法律形態出現之前,數字法幣賬戶體系的投資功能通過信托來實現,是最佳安排。這一信托安排是數字化的解決方案,即,為數字法幣賬戶設立信托轉換功能模塊及運行規范,通俗地說,就是為一個錢箱配備兩把鑰匙,一把是所有人借以實現數字支付,一把是信托人借以實現相應的投資活動。

  需要強調的是,為什么不能像銀行賬戶體系一樣,儲戶與銀行各有一把鑰匙呢?因為數字法幣是數字化的現鈔,在任何時間點上只能有一個所有人。就是說,數字法幣賬戶體系天然不具備銀行賬戶功能,需要通過信托轉換。

  簡單說,數字法幣賬戶功能根本不同于銀行賬戶功能,需要實現信托安排。這一安排表明,數字貨幣活動依然可以在商法轄下來實現,不必也無法返回到民法條件下來作出適宜的法律安排。當然,信托數字化是題中應有之義,惟有數字化的信托才能夠承載數字法幣的一系列功能拓展。在數字法幣條件下,如何實現信托數字化?這就成為一個迫切的現實課題與實踐任務。

  數字信托有助于形成數字法幣資金池,拓展與深化數字金融體系

  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是以滿足個人的數字支付為首要的,也就是零售方面實現數字法幣對M0的替代。大量的個人數字法幣資金的匯聚,是數字金融拓展與深化的基礎。不能走第三方支付理財功能的“回頭路”,即不能將數字法幣回流為銀行貨幣以實現資金的聚合功能。通過數字信托,實現大量的分散的數字法幣的匯流、聚合,實現數字法幣資金池,是當然之選。從這個意義上說,數字信托是數字金融體系的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

  個人運用數字法幣直接實現一系列的支付和投資,并不需要所謂的“數字信托”,也不需要相應的資金池匯聚。但是,閑置在個人數字法幣賬戶內的資金,通常過于細小而零散,通過所有者的決策來實現投資收益,往往過多或過于頻繁地占用了個人時間資源或決策資源,機會成本很高,這是數字經濟的現實約束。由此,需要就數字法幣賬戶具備自動或智能化的投資功能作出安排,即實現數字信托功能模塊,將大量的零散閑置的資金直接,而不須回流到銀行體系,實現投資功能。換言之,數字信托將大量的零散閑置的數字法幣匯聚成數字信托基金。

  發行與運行數字法幣條件下,數字信托來源有三:一是數字法幣賬戶體系運營方直接設定;二是信托機構拓展數字信托深入到數字法幣賬戶體系來;三是各金融機構通過確立數字信托功能拓展其數字金融服務職能。這就帶來法律、監管、市場等一系列需要亟待解決的問題,也正是這些層出不窮問題的逐一解決,巨大的數字金融市場空間與機遇才得以實現。從這個意義上說,數字信托也必將成為數字金融體系的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且在一系列高精尖數字金融領域發揮積極的作用。(完)

怎么买十一选五才会稳赚不赔